Lkik

不像病娇的病娇文(许墨的)


你因为就住在许墨家隔壁,所以有时会去串串门什么的。
你明知道许墨很少会在家里,但你还是喜欢无聊时对着门喊着他的名字。
这天,你一开门,就看见了许墨穿着白大褂,手上拎着工作的东西。
他对你一笑,对你说道:“好久不见。要进来坐坐吗?”
你默默窃喜,用力点点头就跟着进去了。
一进门,你发现他的家很干净,没有一点像科学家乱糟糟的房间的样子。他把手术的器具放在桌上,让你发现他的手原来很好看。
你好奇的摆弄着他的手术器具,当你拿起手术刀时,他一把握住你的手,压到桌上,把你的指腹轻轻刮着刀口,你不禁吸了口冷气。许墨拿起你的另外一只手,被他压到桌上,你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在你耳边轻轻散开,你突然感到一阵疼痛,你的手指被他轻轻插进了一道口子。
你的指腹流出的血微微流到了桌上,留下了指纹。你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许墨的手术刀依然没有移开。他的呼吸还是那么平稳,你用颤抖的声音对许墨道:“许……许墨……”
许墨凑近你的耳边,你能听见他笑了一下:“嗯?”他的声音让你脑子一片空白,你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很红。他拿起手术刀,将你推开,对你笑道:“手术刀很危险啊。”你看着这平时和蔼的笑容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他看着你害怕通红的脸,和之前被割伤的手指的血迹,
这是红色,是曼珠沙华的颜色,也是爱的颜色。他不禁笑起来,用旁边的酒精棉花球消好毒后,用胶布扎了个一个小蝴蝶结,就像戒指一样。

随笔而已~( ̄▽ ̄~)~

黯淡的月光落在许墨的白大褂上,旁边的实验灯发出的蓝光微微照亮着整个房间,他的眼镜反射出了微弱的彩虹,但对于他来说,这不过是淡而无味的光芒而已。
桌上放着的一沓资料被保存的很好,没有一丝褶皱,却让人觉得些许伤感。许墨关上窗户,拉上了窗帘,房间寂静的可怕,连月光都无法进去了,只剩下了那台散发蓝光的台灯。
他轻轻用指腹蹭了蹭纸上的女孩,眼中满是卑微与无奈。醒目的“悠然”让他感到自己的心里,有一朵虞美人,在自己布满伤痕与鲜血的心中,逐渐盛开。

虞美人是血液染尽的爱。

突然想了个梗,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暑假会写。
女主是帮助那些不会写字或有身残的人写信,有一次,她遇到一名盲人,他说他想要写信给远方的朋友,他每天都会来,女主认为他写给的是他所暗恋的人,有时连自己都被这对异地恋感动了。
女主发现,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他,而且连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上他哪一点了。也许只是由衷的想和他成为朋友。但是,当她帮他写情信时,她可以深刻感受到自己内心的疼痛。
有一天,她问他要寄到哪去,他说是一个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。
男主再也没有来,每天为他所留的纸也黄旧起来。她深深感受到喜欢一个人的落寞。
三年过去了,女主一天收到了一封佚名信,她打开看看,看到她自己的字迹,不禁殇然泪下,失声痛哭啊。
对于一个盲人来说,爱情的光芒,是遥不可及的远方。

许墨梗·
如果这个世界只有你有色彩的话,我宁愿剩下的都是黑白。
蝴蝶——效应?没错,是她的眼眸所带来的光明,引起我犯罪。

me
如果,有一天,你不再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宁愿变成一只蝴蝶,被你囚禁着。我不要别人的取悦,我只要在你眼中的光明。如果蝴蝶没有了翅膀,你还会喜欢我吗?许墨,我也该拿你怎么办才好。

深夜随笔,友情赞助(*•̀ᴗ•́*)و ̑̑第一次发文,虽然已经看老福特好久了……